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天。

时间:2022年8月4-6日 展馆: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

English

巴斯夫CEO对话联合国气候问题专家


气候变化如何影响我们——从个人、企业到社会层面?我们又能采取哪些行动来缓解它?巴斯夫CEO薄睦乐(Martin Brudermüller)以及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副主席、巴斯夫利益相关者咨询委员会成员尤巴·索科纳(Youba Sokona)分享了他们的观点。今年8月,IPCC发表了关于气候现状研究的最新报告,该报告由来自60多个国家的234名科学家共同完成。

到目前为止,你个人经历过气候变化吗?

尤巴·索科纳

我是在马里长大的。童年时,我们在寒冷的季节(相当于温带气候区的冬天)仍然要给房子供暖,穿上保暖的衣服。今天的马里,没人再需要暖气,我以前在冬天穿的衣服也已束之高阁。我在廷巴克图上大学的时候,还能时不时看到沙地上覆盖着一层薄冰。这种场景早已不复存在。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,我们目睹了非洲萨赫勒地区(位于撒哈拉大沙漠以南)干旱和半干旱地带的蔓延。非洲人不需要科学研究来证明气候变化的真实性,它就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。

薄睦乐

对我来说,这是一个在个人层面上就很触及内心的话题:我有四个小孩,我必须确保他们拥有美好的未来和宜居的环境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仅仅在过去几年里,我就目睹了多个气候变化的实例。2018年莱茵河的低水位导致我们的生产放缓,因为我们无法将足够的原材料运到路德维希港基地,也无法将成品运出去。仅此一项,巴斯夫就在当年损失了2.5亿欧元。

莱茵河是巴斯夫路德维希港总部的生命线,2018年,极低的水位给巴斯夫的物流带来了重大挑战。

而就在几周前,当飓风伊达席卷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时,我们不得不暂停盖斯马基地的生产。情势已经再清楚不过了:必须向气候中和转变。对于巴斯夫而言,我们已经把气候保护放在议程的首位,并为自己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:到2030年,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18年基础上减少25%,并在2050年实现全球二氧化碳净零排放。

两位刚才提到的事例是源于气候变化的影响,还是自然现象?

尤巴·索科纳

几十年前,我们还没有把握将一些极端天气事件归因于气候变化。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,正如IPCC最近发布的第六次气候评估报告中的科学数据所显示的:除非我们现在就花大力气解决气候变化问题,否则未来会有更多这样的天气事件。我们一起造成了气候变化,现在我们需要共同解决它。

薄睦乐

我和很多气候方面的专家聊过。几年以来,在超级计算机的帮助下,他们可以更精确地计算出气候变化趋势。这些数据无不表明,气候变化的发展比我们之前想象得更快、更严重。

我们需要采取哪些具体行动步骤?

尤巴·索科纳

我们不可能在一个月、一年甚至十年内解决气候变化相关问题。我们需要耐心、坚持和承诺来保护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福祉。在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过程中我们发现,只要我们愿意,就能够改变我们的行为。采取行动至关重要。在新冠疫情期间,我们得以正视和反思自己的浪费行为。长时间居家的我们发现,衣柜里三分之二的衣服始终原封不动。企业也必须做出改变,摒弃为产品的生命周期设定终点的惯用模式。相反,我们应该进一步发展持续回收的技术和方式。当前人们对这些回收方式的需求还不算高,但需求是可以创造的。

化工企业应该怎么做?

薄睦乐

有一点是肯定的:没有化工企业的参与就不可能成功。化工行业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提供了必要的创新产品,例如用于智能交通的电池材料和催化剂,建筑行业的保温隔热材料,还有我们为可持续农业提供的解决方案。

现在,我们必须将气候目标转化为具体措施并大力执行。2020年代是在企业家精神的引领下大胆转型的关键十年。巴斯夫希望推动化工行业的转型。

我们已经启动了一系列试点项目研发新技术,我们的目标是到2030年确保第一批大型装置实现气候中和。然而,这些新技术需要大量有价格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。

因此,我们正在与合作伙伴Vattenfall在荷兰北海投资一个无补贴的近海风电场,并计划与德国莱茵集团(RWE)合作开展另一个同类项目。为了取得成功,我们需要政策制定者的支持,以提供有利的框架。

对于像巴斯夫这样的工业企业要取得巨大转型的成功,您有什么建议?

尤巴·索科纳

你需要通过解决四个关键问题来成为气候冠军。首先,要有强有力的领导层和清晰的愿景;其次,要将这种领导力转化为具体、可操作的计划;第三,通过向全体员工推行可持续发展的文化,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。一旦每个人都确信可持续发展是公司成功的关键,人们就会采取相应行动,并将其视为己任。最后一个艰巨的任务是,你要在解决短期需求的同时,为解决长期问题提前规划,加以投入。相比之下,说出“我在这个位置再干几年就走了,后面的问题交就交给继任者吧”这样的话,太容易了。

薄睦乐

索科纳总能给出这样具体建议,这也是我喜欢与利益相关者咨询委员会专家们交流的原因。

让我补充一下,为了取得成功,我们不仅需要行业内的“气候冠军”,更需要来自政策制定、客户行业和社会层面的支持。我们要的不是一场关于政治竞赛,探讨谁的气候目标最为雄心勃勃,我们要的是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性竞争。我们还需要有助于我们开展行动的监管框架。我们的客户需要愿意为气候中和产品支付溢价。我们需要停止两极分化,开始彼此倾听,开展合作。巴斯夫愿意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我也诚邀大家加入我们,一起行动!

观众预登记

展商平台